刃弥-Sephair

正在次文野和驱魔粮的小透明……)

【商陆】弦上余音(一•下)

-前方高能OOC预警
-私设多如狗
-完全不知从哪里架空出来的时间
-魔法青年商*灵剑首席陆
-有原创人物预警
-小学生文笔

        对于金发青年满嘴跑火车污污污污污的表现,老者眉头微蹙,却没打断,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众所周知,前辈您看中的是整个[星辰流]的兴衰,至于您的子女于您也不过是享受私生活的副产物罢了,他们是生是死您都是不在乎的。为何您会如此看重他们的回归呢?我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三个。”

        “第一,欧阳商和上官泠实在是太帅了,您看上他们了。但是他们再怎么帅也不会比我还帅,可您看我的眼神看似污浊不见底,实则一片清明。您又不像是享受父子禁断之恋的老司机,故这一点断然不可能。”

        “第二,果真如您所言,他们天才英特,受您宠爱,将来必是[星辰流]之主。这一点看似合情合理,可按您的性格,给他们些微的特权许在情理之中,然而为此驳了刚才那位身为第一侍女的SS+级魔法师、现世第十九的强者素若小姐的面子,却是无稽之谈。”

        “由此,我只能猜想您是来大姨父了。”

        而老者似是对此表示不屑一般,轻轻摆手,在金发青年耳边刮起一阵轻柔的风,在墙前停止。而伴随这柔风形成的,却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狰狞空间裂缝,星光闪烁之间,隐去几分阴森之气。

        金发青年点了点头,毫不掩饰话语之中的赞叹之意:“来大姨父的人可挥不出这阵风。”

        老者在一瞬间面带喜色,双目中流露出几丝赞许。刚才那一下可不是依仗庞大的魔力做到的,他在其中点缀了几丝星辰之力,动用了星辰之魂。然而星辰之魂极难修得,同时又以隐晦难察著称,能捕捉到那微若游丝的星辰之魂,金发青年的眼力可见一斑。

        “不过如你所见,你的所有猜想都落空了……”赞许是一件事,批判又是另一码事。对于金发青年的错误猜想,老者倒是毫不犹豫地判了错,然后非常满意地看着金发青年陷入沉思的样子,眸中几道忽闪忽灭的狡黠之光尤为勾人。

        ——或许让他再慢慢想会儿也不错,一个聪明人若被这种问题困住,作为观赏倒也不乏几分趣味——老者如是想着。

        就在这时,红木镶玉的大门上打开了一个洞,连接着布满了诡异螺旋条纹、似是只需看其一眼便会被吸去元神的空间通道,一位青年和一位少年正从中信步走来,正是欧阳商和上官泠。

        欧阳商先是向老者行了礼,而后又说了一句“找到了”,边看向了青年,话匣子瞬间被打开:“你是新来的吗我以前似乎没见过你啊诶你看上去实力挺不错呀明明感觉比我年轻一些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呀啊失礼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欧阳商在[星辰流]中算是弟子辈的当然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比较有自信的哎我都忘记问你叫什么了咱俩交个朋友吧……”

        “请你在30字以内概括完你想说的话。”

        “诶你怎么能这样啊30字怎么可能讲得完呀你这不是要憋死我吗前几天小泠还说要用布把我的嘴巴塞起来你们是一伙的吧做人要厚道知道吗这么说你们长得还有点像话说我们俩长得也有点像不会吧难道说你也是父亲大人享受私生活的副产物……”

        “咳咳。”意识到话题开始向某种奇妙的、出人意料的方向发展,老者轻咳了一下以示提醒,而上官泠早就站在了老者身旁笑得根本停不下来。见欧阳商总算消停了,老者微微一叹:“小商啊,有些话不该说还是不要说了,做这些无稽的猜测,莫不是真的需要用物品来堵你的嘴?”

        “这您可就太小看他了,”金发青年冷不丁插了一句,“哪有什么东西能封住他的嘴?”

        闻言,上官泠竟是不顾形象地捶地大笑,老者却只是微微勾了下嘴角,而欧阳商竟是不再回话,只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好了,介绍一下,这位是王陆,不属于[魔法师协会],但根据协会分级来看和小商实力相当。小泠暂时休息吧,接下来就由王陆和小商组队行动……”

        “哈?让着家伙?”上官泠此时保不住顽劣少年的嘻哈形象了,厉声质问道!“我和商哥哥搭档已久,双方都对彼此了解万分,怎能让这来路不明的家伙随意顶替我的位置……”

        “小泠。”欧阳商却是出声打断,眼神示意上官泠服从命令。

        见此,上官泠眉头一皱,冷哼一声便夺门而出。而欧阳商和王陆在请示后也离开了会客室。

        “小泠有些任性,但本性并不坏。”欧阳商为上官泠解释道。

        “小孩子嘛,”事实上并不比上官泠大多少的王陆却淡然作答,并说道,“不过你刚才话忽然间变少倒是有点出人意料,我还以为你姓黄。”

        “为什么是姓黄?”

        “……没什么。”
——————————
        嗯显然以王陆的高智商所谓“想不通”是在装傻,而欧阳商也有装傻嫌疑,毕竟不可能真的一见面就完全信任对方。
        关于上官泠这个人应该不能算情敌,不过他的确对欧阳商有一种病态得可怕的感情,和上官泠童年时期干的一件丧心病狂的事情有关。还有他的笑点怒点颇低……

【商陆】弦上余音(一•上)

-前方高能OOC预警
-私设多如狗
-完全不知从哪里架空出来的时间
-魔法青年商*灵剑首席陆
-有原创人物预警
-小学生文笔

        “好烦啊——”少年肆意揉弄着自己群青色的长发,一头乱蓬蓬的毛反突显他那双温柔如玉却又暗含凛冽剑意的眼睛,嘴角上扬,显得邪魅无匹。

         一旁,青年正默默地看着书,双眸仿若含秋水,却又凝出几分剑道精髓,微微上扬着嘴角,仿若一位安静的美男子。

         少年见他竟不应自己,赌气一般抽出了青年手里的书,在青年略显惊讶的注视下喷道:“就知道看书,跟个闷葫芦一样!”

         也不知道是因为手中的书被拿走还是因为被形容为“闷葫芦”,青年似乎被触到了什么开关,顿时起了劲儿,看向少年的双眸闪闪放光:
        “诶小泠你竟然想让我陪你聊天啊!真的吗哥哥真的好幸福。什么?你说没有?嘿怎么可能你刚才还对我撒娇来着别傲娇了。哎你生气了?那个哥不提这事了谈谈你近期的训练状况吧。说起你的训练状况就不得不说你学艺不精了,修了剑系还想学枪系而且还染了一点圣系杂学了一点暗系这怎么能行呢。魔法师的修行之路可是很长的,一旦学杂了所有体系杂糅在一起指不定那天就因为魔线崩坏挂掉了。哎这都不能说啊行行行你别等我呀我们谈谈你暗恋的那个S+级别女魔法师吧,好像是叫墨宵来着……”

        “诶你别说话了我头疼……”少年作头痛欲裂状,又瞟了青年一眼。虽说有一定做戏的成分,但还是有几分真实的——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自己不愿提及的问题,有点头疼还算是比较正常的。

         而即便是这种时候,耳畔的声音似乎还是没有停息的意思,竟是就着“头疼”又讲回了“所修驳杂”之上并展开了精彩的论述。

         虽说青年总是这样喋喋不休,少年却从来不去驳他的面子,只是静静地听着,且有着几分沉醉在其中。然而当视野中渐渐显出一座古城堡,少年却用异常严肃而冰冷的语气打断道:“到了。”

        闻言,青年也旋即住了嘴,凝视着古堡,就像凝视着即将走上的战场。

        方才二人正是穿行于一片漆黑的森林中,阳光虽火辣,却丝毫无法射入这片森林。然而在这样的环境中,二人竟是来去自如,甚至青年曾相当轻松地在这片黑暗中看书,少年也是一眼看到了古城堡。

        “听闻此地出现了一个有趣的人。”收起了话唠的姿态,青年不过是随口一句话便让少年神色一凛。

        嘲讽地笑了笑,少年私是漫不经心地回道:“如何有趣,又怎会胜得过商哥哥?”而一字一句中,皆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青年对少年的评价不置可否,而是事实上他也不甚在乎。待到古城堡脚下,青年从胸前掏出一块质地不明的符印,贴在城门上的凹槽中,完美契合。

        霎时间,城门前出现了一个空间通道,似乎只消看一眼元神便会被吸进去。青年信步走入空间,少年也充满玩味地大跨步迈了进去,漩涡般的空间随之闭合。

        与此同时,古城堡内的会客室中,一位神色稳态的老者正与一位金发青年交谈着。侍女敲了三下门,便以一种优雅得令人移不开眼的姿态推开了两扇古朴的红木镶玉门,微微一笑,道:“吾主,少主和小少爷回来了。”

        老者闻言捋了捋胡须,感慨中透着几分笑意:“欧阳商这小子终于回来了,竟然还把上官泠这个混小子也领回来了,老夫许久未见他们二人啊。”

        金发青年眉毛抬了一下,蕴着傲气与灵智的湛蓝眸子里充满戏谑,毫不顾忌地问道:“这欧阳商和上官泠,可是前辈享受私生活的副产物?”

        “放肆,”侍女似是被金发青年的话语激怒,“吾主在上,岂可容你在此胡言乱语!?”

        “你的主人都还没发话呢,你却要出来咬人了?”回应她的却只是金发青年玩味散漫的话语。

        还未等侍女发作,听闻老者叹息一声,他摆摆手,道:“是子天才英特,可谓不遇之材,当礼遇之。况今乃大喜之日,商、泠还家,当庆也,不可怒。”

        老者的画风突变实在是让人措不及防,而侍女也听出自己万不可再刁难金发青年一句,隐起心中不悦,便退下了。

        见此情景,金发青年竟是略显讶异,问道:“前辈,您是来大姨父了吗?”

——————————
至此一•上就结束了,一•下的手稿也写好了,但是如果是单机大概就没有心情发到lofter上来了,也许会写在本子上自娱自乐自产自吃吧……所以哪怕有一个小伙伴也好请回复哪怕一个字都好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