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弥-Sephair

正在次文野和驱魔粮的小透明……)

【商陆】弦上余音(一•下)

-前方高能OOC预警
-私设多如狗
-完全不知从哪里架空出来的时间
-魔法青年商*灵剑首席陆
-有原创人物预警
-小学生文笔

        对于金发青年满嘴跑火车污污污污污的表现,老者眉头微蹙,却没打断,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众所周知,前辈您看中的是整个[星辰流]的兴衰,至于您的子女于您也不过是享受私生活的副产物罢了,他们是生是死您都是不在乎的。为何您会如此看重他们的回归呢?我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三个。”

        “第一,欧阳商和上官泠实在是太帅了,您看上他们了。但是他们再怎么帅也不会比我还帅,可您看我的眼神看似污浊不见底,实则一片清明。您又不像是享受父子禁断之恋的老司机,故这一点断然不可能。”

        “第二,果真如您所言,他们天才英特,受您宠爱,将来必是[星辰流]之主。这一点看似合情合理,可按您的性格,给他们些微的特权许在情理之中,然而为此驳了刚才那位身为第一侍女的SS+级魔法师、现世第十九的强者素若小姐的面子,却是无稽之谈。”

        “由此,我只能猜想您是来大姨父了。”

        而老者似是对此表示不屑一般,轻轻摆手,在金发青年耳边刮起一阵轻柔的风,在墙前停止。而伴随这柔风形成的,却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狰狞空间裂缝,星光闪烁之间,隐去几分阴森之气。

        金发青年点了点头,毫不掩饰话语之中的赞叹之意:“来大姨父的人可挥不出这阵风。”

        老者在一瞬间面带喜色,双目中流露出几丝赞许。刚才那一下可不是依仗庞大的魔力做到的,他在其中点缀了几丝星辰之力,动用了星辰之魂。然而星辰之魂极难修得,同时又以隐晦难察著称,能捕捉到那微若游丝的星辰之魂,金发青年的眼力可见一斑。

        “不过如你所见,你的所有猜想都落空了……”赞许是一件事,批判又是另一码事。对于金发青年的错误猜想,老者倒是毫不犹豫地判了错,然后非常满意地看着金发青年陷入沉思的样子,眸中几道忽闪忽灭的狡黠之光尤为勾人。

        ——或许让他再慢慢想会儿也不错,一个聪明人若被这种问题困住,作为观赏倒也不乏几分趣味——老者如是想着。

        就在这时,红木镶玉的大门上打开了一个洞,连接着布满了诡异螺旋条纹、似是只需看其一眼便会被吸去元神的空间通道,一位青年和一位少年正从中信步走来,正是欧阳商和上官泠。

        欧阳商先是向老者行了礼,而后又说了一句“找到了”,边看向了青年,话匣子瞬间被打开:“你是新来的吗我以前似乎没见过你啊诶你看上去实力挺不错呀明明感觉比我年轻一些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呀啊失礼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欧阳商在[星辰流]中算是弟子辈的当然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比较有自信的哎我都忘记问你叫什么了咱俩交个朋友吧……”

        “请你在30字以内概括完你想说的话。”

        “诶你怎么能这样啊30字怎么可能讲得完呀你这不是要憋死我吗前几天小泠还说要用布把我的嘴巴塞起来你们是一伙的吧做人要厚道知道吗这么说你们长得还有点像话说我们俩长得也有点像不会吧难道说你也是父亲大人享受私生活的副产物……”

        “咳咳。”意识到话题开始向某种奇妙的、出人意料的方向发展,老者轻咳了一下以示提醒,而上官泠早就站在了老者身旁笑得根本停不下来。见欧阳商总算消停了,老者微微一叹:“小商啊,有些话不该说还是不要说了,做这些无稽的猜测,莫不是真的需要用物品来堵你的嘴?”

        “这您可就太小看他了,”金发青年冷不丁插了一句,“哪有什么东西能封住他的嘴?”

        闻言,上官泠竟是不顾形象地捶地大笑,老者却只是微微勾了下嘴角,而欧阳商竟是不再回话,只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好了,介绍一下,这位是王陆,不属于[魔法师协会],但根据协会分级来看和小商实力相当。小泠暂时休息吧,接下来就由王陆和小商组队行动……”

        “哈?让着家伙?”上官泠此时保不住顽劣少年的嘻哈形象了,厉声质问道!“我和商哥哥搭档已久,双方都对彼此了解万分,怎能让这来路不明的家伙随意顶替我的位置……”

        “小泠。”欧阳商却是出声打断,眼神示意上官泠服从命令。

        见此,上官泠眉头一皱,冷哼一声便夺门而出。而欧阳商和王陆在请示后也离开了会客室。

        “小泠有些任性,但本性并不坏。”欧阳商为上官泠解释道。

        “小孩子嘛,”事实上并不比上官泠大多少的王陆却淡然作答,并说道,“不过你刚才话忽然间变少倒是有点出人意料,我还以为你姓黄。”

        “为什么是姓黄?”

        “……没什么。”
——————————
        嗯显然以王陆的高智商所谓“想不通”是在装傻,而欧阳商也有装傻嫌疑,毕竟不可能真的一见面就完全信任对方。
        关于上官泠这个人应该不能算情敌,不过他的确对欧阳商有一种病态得可怕的感情,和上官泠童年时期干的一件丧心病狂的事情有关。还有他的笑点怒点颇低……

评论(3)

热度(12)